天窗。

CWT25退費請到:

D1 L72
D2 L66 攤名Endless night
找現場的小精靈,並給予預定號碼、暱稱、匯款時寄出的真名與連絡電話,以便察證,避免盜領行為


恩...也許看到標題就有人想拿菜刀了
不過我在這裡向大家道歉
的確是我太過於不成熟所造成的吧?
所以Rossiness drug這本書就在這裡宣告天窗

是我的不成熟造成這一切
也許是太過心急了,把別人給拖下水,在短短的一年就造成別人一大堆麻煩
還請大家事先付款真的是我的疏忽
對不起



至於事先付款的人
請來信到我的信箱,把當初寄錢/匯款的名字與住址給我,我會匯回全額
要不在CWT25也可以到我這裡拿錢,攤位號碼我會回信通知

延後出版公告

在這裡有一項消息要公佈

Rosiness drug因為有人交不出稿件延後出本
CWT22找不到此書

也因為他交不出來
Rosiness 的整建企劃會重新翻修
未來價格也許會變動

但是,為了補償先前預定的人


希望退費的請來信通知我,並把寄款方式告訴我

不然還有第二種方法
先將預定的前留在我這
如果未來價格上升,第一批預定的人仍享有原價,也就是340的價格

如果減價的話就按到時候的金額進行退費或匯款的事宜

再此對各位致上萬分歉意




由於茶朵萊無法如期交稿
所以第二次合本將不予參與

如果有親們想棄本請儘早通知
我們會重新編製這本合誌
屆時會與原本不一樣

請各位海涵


最後

仍然是要對預定了Rosiness drug的親們說聲
對不起。

Rosiness drug 台灣區 付款通知

付款通知-台灣區



書名: Rosiness drug
CP: 骸雲 6918

封面繪者:hideya
執筆: 夜風凌、夜之懺悔、夜月盜、神樂R子、代罪羔羊
繪者: 茶朵萊、Vicky



Guest:
文:涼夏、落雨墨紅
圖:小路、滴予

判數: B5判

頁數:160~170
價錢: 340

文字: 繁體
特典執筆:夜之懺悔
文風:虐心文藝向,衍伸架空皆有,悲情灑糖貌似皆有



付款方式



不管是否場領,一律先行付款,付款日期到7/15日止

延期者一律以棄本論

通販的話郵資錢一本是40新台幣(掛號),所以通販一本的人總共要付380元

2-5本郵費55新台幣



場領咎只要付340就好,謝謝



(1) 匯款  380 不加手續費、含運(暑假場場領的話請付340就好)

戶名:譚若虹

700

012-1054-073-9257





(2) 郵寄現金  340(場領)380(含運)



[現金袋、掛號、郵寄現金]

郵寄現金地址:

333 桃園縣龜山鄉新嶺村廷美街3巷35號
譚若虹 收

價格:
1本:
340元+ 40元掛號郵資=380元
2本:
340元x2+ 50元掛號郵資=730元
硬幣風險較高,可以考慮寄鈔,我會在寄書時找零,必要時請用不透明紙包好,硬幣就年在硬紙板上,風險自負

建議使用現金袋

請在信中付下列資料
預訂名稱:
收件人真實姓名(避免掛號找不到人):
郵遞區號+收件地址:
聯絡電話:

付款畢後

請寄信告知並填下列表

預訂名稱及編號:
真實姓名:
匯款姓名:
郵遞區號+收件地址:
聯絡電話:
匯帳末五碼:
匯款日期與時間:



請不要有棄本的行為發生,更不要遲付



備註:

簽繪和簽名是無法替有要求的諸位們完全做到,至多能拿到2位~3位作者的簽名,為此我深感抱歉,但也請各位體諒作者群分散海外,諸多不變還請見諒

《Merciless Love 殘忍的愛》 By:代罪羔羊

Merciless Love 殘忍的愛

上‧
散發著冰冷月光的月娘高高的掛於有著璀燦星光的深藍夜幕中,銀白的光芒與周圍的潔白融合,稍稍減少了些許突兀的傲氣,也緩和了刺骨的寒意。
萬里無雲,難得的一個美麗夜空。
可惜一般這個時間大家都陷入了熟睡的階段,所以全都與這難得的美景無緣。
只是還是有人是例外的。

一抹模糊的身影在各棟房屋的影子裡移動著。宛如一只翩然飛舞的蝶,輕盈又優雅。宛如一隻追逐著獵物的豹,無聲卻迅速。
寧靜的夜並沒有因為他的行動而被打破,安詳的美夢並沒有因為他的活動而被打斷。
那身影由白日繁華的市區往人煙稀少的郊外急速移動著。身旁的景物由灰白的水泥森林一路變化,如同走馬燈般,變成了濃密的幽綠樹林,然後又變成了枯涸的乾裂土地。
前方出現了微弱的鵝黃色光芒,他加快了雙腳擺動的速度。
映入眼簾的是一棟豪華的不像話的建築物。巴洛克式的建築風格,縱然整棟建築物看起來很優美華貴,但是外觀的配色技巧實在是令人感到深深的無力感。
鮮黃色的屋頂,既使在黑暗中只要有些許燈光就會像一顆褪了色的冰冷太陽。純藍色的牆壁,很像容納下了耀眼太陽的蔚藍天空。雖說這兩種顏色是互補用的,但是被這樣一搭配,只會讓人想笑罷了。
可他沒有笑。白瓷般的小巧瓜子臉上的櫻色小嘴沒有上揚,而是一如既往的緊抿。像是失去了所以臉部的控制機能般,沒有嘲諷的笑意,也沒有尷尬的黑臉。面無表情的,一雙深紫如夜幕的鳳眸裡沒有聚焦,霧濛濛的看著前方。就像一只被人操縱的人偶。
沒錯,他一只人偶。一只名為雲雀恭彌,隸屬於加百羅涅第十代首領的殺人人偶。
被迫抹滅掉了一切生存的自我意識、被迫捨棄一切屬於自己的感情、被迫成為那人手下發洩慾望的一個存在、被迫像個娃娃般任由他操控的生活著。
雖然變成了個受人擺佈的玩偶,但是他還是多少有著些許的潛意識。在他的潛意識裡,他並不後悔自己成了一個人偶,也不在意自己過著非人般的生活。
因為這一切都是自己當初所選擇的,他從不後悔自己所下的決定。

沒有停下快速擺動的雙腳,在門口的警衛發現他的前一刻,俐落的躍上了屋頂。動作快速的讓人以為只是一道夜風撫過大地。
單膝抵著艷黃的可笑屋頂,保持著不易被人發現的姿勢,安靜且專注的側耳聆聽。
令人臉紅心跳的甜膩呻吟、富有情色意味的曖昧笑語清清楚楚的傳入耳中,但他依舊是面無表情的聽著。
冷不防的,玄黑的身影消失在屋頂上,不見蹤影。
隨後,像是要告訴人們他究竟在哪裡似的,巴洛克式的建築物中的歡樂氣息不再。取而代之的深刻的恐懼和黑暗。
甜膩的呻吟變成了痛苦的哀號、曖昧的笑語變成顫抖的求饒。
半刻,孤獨佇立於荒涼郊區的華美別墅中陷入了絕對的寧靜。

燈光早在剛剛的打鬥屠殺中被破壞,不過依然能藉由從窗口射入黑暗室內的月光清楚的望見裡面的情景。
凌亂的家具、破爛不堪的擺設、猖狂綻放的美麗紅薔薇、或躺或臥或趴的無數屍體,以及傲視著這一切的美麗黑天使。
宛如一幅驚豔的曠世絕作,讓人移不開雙眼。
但是他只是個人偶,沒有多餘的意識去欣賞自己的傑作。毫無留戀的,轉身離開。

《兩個夢Due sogni, Due di noi》By:神樂R子

兩個夢
Due sogni, Due di noi
-合本RD參與文.試閱篇-


這裡。有三個人在看著他。
三雙眼睛,五只能夠觀察的。



她看到的,本來美麗的情意。

「那麼,明天見。嘿嘿嘿。」
「誰要見你。」
轉身一刻的人聯想到什麼地異色游移,溫和又帶點其他更特別的情感的笑著,回頭去望向身後的雲雀。
而對方則是已牽著有甜味的微彎唇線,跟他立即四目交投。


他看到的,似乎疼痛的自殘。

澤田才踏進了病房,低頭準備但沒來得及坐下、他身邊的醫護便紛紛緊張的奔向拖著一堆喉管掙扎起床的雲雀。
「雲雀…!小心傷口!有什麼──」
「他回來了是不是。」
「你先別亂動!」
「我不能再留在這裡。」
「說什麼傻話、你的傷根本…──」
──嚇得澤田忘了言語。
他倏地、一把扯掉了兩個輸液的針頭,其一連接血包。那泉紅色噴灑在潔淨的被單,彷彿雲雀蒼白的皮膚給割開破口。
「要不安排在居所治療,要不等他們把我推進太平間,草食性動物。」


還是他們看到的,他似乎從來看不到?
è errato, è errato. (*1)
因為、其實,他跟他的夢裡從來只有對方。
他看到自己夢中的他,他也看到自己夢中的他。
──可惜他們都,不知道對方的夢中有自己。

sì è, definitivamente. (*2)
他們是倆分別的個體。
兩個人,也就理所當然地有著兩個夢。
但是誰又會好心的去證實,他們的「兩個夢」之中,其實只有對方。


還要幾多雙眼睛的見證。無奈地他或她或他們,亦僅只沈默的一直看著。
看著。

「在那房子裡。我常有種……被雲雀盯著的感覺。」
「…你心理作用而已。雖然那的確是雲雀的房子,不過──總之、他人還好端端的活著,怎麼說得像見鬼一樣。」


幾多個腦袋共同對道德觀念的疑惑。他或是她,各自安靜思考一切異常感覺的解釋。
思考。

「…骷髏,骸怎麼沒伴著你?你的腳…」
「我故意撇開骸先生的。因為有事想單獨問明白,首領。」
「…什麼事?」
「骸先生告訴你的那些奇怪感覺,你沒有認為是玩笑,對不對?」
「哈…他那麼正經,我沒理由這樣想吧。大概,他有點累,所以──」
「首領,我的意思是:你知道點事。」
「骷髏…」
「請你告訴我,好嗎?雲雀先生是否發生了什麼事?」
「我昨天講過了,他人好端端的。」
「真的嗎。」
「什麼?」
「──首領。雲雀先生,真的,在好端端嗎?」


美麗的童話詩篇一次又一次的告訴孩子們,真心相愛的人此生必定能幸福快樂的手牽著手。
但又有幾多人明白。
──即使是純直地相向的一份情感,也能因留守太久不得問津而漸漸陷入枯竭。
或者成就折磨著誰的,一份錯誤。


「雙腳能康復到這程度已經很好了,所以,我沒覺得絕望,骸先生。真的…」
「不要緊。我是來說別的事。」
「咦?」
「…我應該,照顧你一輩子,駒蘿夢。」


errato, è ancora errato. (*3)
你們究竟還打算背對著重要的人遠離多少公里?


──他肯定那是自己一直想要見到的人。雲雀恭彌。
於是骸整個身子彈起來走出房門,不見;不見那應該才離去的人──沒可能的、根本不可能,怎會在一分鐘內消失得無影無縱的?
越來越心急如焚,因為骸在幾個月來都打算著要跟雲雀說話;其實真的幾個月來,也想著雲雀恭彌這個人。
好不容易他主動出現眼前,怎麼就讓其跑掉?
一把推開了雲守居所的大門,骸不管意大利治安參差的問題;拐個彎便快步經過前院脫出居所的範圍,走進黑夜中的山野大道。
完全沒有人的氣息,完全。
「雲雀。」
奔走得開始喘噓噓的呼吸,骸不停地東張西望。始終那份黑暗純粹地不帶雜質。
怎麼會。他明明意識清楚得很,一定不是幻覺。所以,怎麼會。
「雲雀──!」
僅只一人的路段甚至貪婪地把骸的呼喊加速吞沒。


spiacente circa il tutto questi. (*4)
現在,請你停下,回頭吧?
只能請你了。因為另一方已經疼痛得逃避到睡夢之中。
另一方的疼痛,疼痛得嗎啡也不管用了。

拉爾記得那心臟好像不見了的時候。
當兒她僵硬的佇立門板前,雙手握拳,很緊很緊。瀏海下的眉頭本來忍耐著不想靠攏,無奈抗衡太艱鉅,指節放鬆的同時、情緒統統流瀉。
──要她怎麼不管一個強迫自己吞下劇痛的孩子?
雙手一把推開了門,她毫不掩飾的出現雲雀面前。縮在窗台的人驚愕抬起哭得濕潤的寶藍,不知所措。
這方的拉爾死死的抿嘴,低頭向雲雀走去。從西裝口袋掏出一管嗎啡,咬掉了針筒的保護套執起雲雀的手、鬆脫那些纏緊的彈性繃帶,幼細的銀色沒入皮下的靜脈,藥劑被慢慢推注。
「太天真了。」
瞪著潮濕的寶藍,雲雀表示疑惑。
說話的人則默默勤快整理好針筒、熟練的貼妥紗布再拿繃帶包裹雲雀的手。然後,才。
「明明能抱怨我的物理治療沒效用。」
一仰首拉爾便把人抱住,雲雀詫異間感覺那女性的手在撫著自己的頭頂,那是……
「怎麼一直都只懂得怪責自己呢。」
嘆息般的一句突然令他的呼吸好酸好酸。
於是剛才那些止住的潮湧又再度排山倒海地回歸。



有兩個真心相愛的人…。
他們的兩個夢之中,最後……。



Due sogni, Due di noi (*5)
我們的,兩個夢。





註*
1) =這是錯的,這是錯的。
2) =是的,絕對地。
3) =錯了,這錯了。
4) =對這一切都感到很婉惜。
5) =兩個夢,我們兩個人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